人工智能年度报告(2018):国家竞争

格言        2019-04-14   来源:汽车方向盘

2018年12月10日,全球最重要的学术出版商爱思唯尔(Elsevier)发布了最新的人工智能报告,12月12日,以斯坦福大学为背景的 AI Index 组织发布了2018年的人工智能年度报告,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则于2018年7月发布了《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8》。结合这几个报告的数据,可以窥见当今世界人工智能发展的最新现状。


首先看一下总体情况:


图1 人工智能论文发表增长情况


与1996年相比,2017年全球人工智能论文发表数量增长了8倍,而同期所有的计算机科学论文只增长了6倍,所有的科技论文则仅仅只增长了2倍。


AI Index 指出,在2018年对于人工智能发展现状的最佳描述是:AI 无处不在


现将与国家和地区间竞争对比相关的数据综合摘录如下:


一、哪个国家发表的 AI 论文最多?


爱思唯尔的数据显示,在2017年,发表 AI 论文最多的既不是中国,也不是美国,而是欧洲。欧洲、中国、美国名列前三甲。

图2 人工智能论文发表数量


清华大学没有将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来统计,《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8》指出,过去二十年间,中国、美国、英国名列 AI 论文发表数量的前三甲。


图3 各国人工智能论文发表数量


毫无疑问,在单一国家中,中国发表了最多的 AI 论文。


二、中国的 AI 论文平均水平较低?


爱思唯尔的数据显示,中国 AI 论文的引用影响(FWCI)低于世界平均水平,而美国和欧洲的 AI 论文的引用影响都高于世界平均水平,美国AI 论文的引用影响比世界平均水平高83%。


图4 中美欧人工智能论文引用影响


爱思唯尔还统计了各国AI 论文公众影响力:美国每发表1篇 AI 论文,会在社交媒体上被提及1.3次左右,每发表100篇,会被新闻媒体报道8、9次左右;而中国 AI 论文的公众影响力在中、美、欧三强之间最弱,每发表10篇,在社交媒体上被提及不到2次,每发表100篇,被新闻媒体报道2次多一点。


图5 中美欧人工智能论文公众影响力

(时间关系,未能翻译全部图表,请见谅)


对此,清华大学有不同的看法,它的数据显示,中国 AI 论文的高水平(高被引)论文数量最多,高水平论文的占比也高过美国。


图6 全球AI高水平论文产出前十强国家


需要指出的是,在《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8》中,清华大学没有提及统计的数据来源和标准。高被引论文的标准是什么?怎样才算是高?对此清华大学并没有说明。爱思唯尔的数据来源于自身的数据库,它在报告附录中详细说明了每项指标的处理方式。AI Index 的报告在学术论文方面的数据,来源于爱思唯尔。当然,爱思唯尔和清华大学的统计结果不同最大的可能是:爱思唯尔没有统计中文文献。


三、美韩日拥有最多的AI 专利,还是中美日为前三强?


AI Index 的统计数据显示,大约30%的 AI 专利源自美国,其次为韩国和日本。韩国和台湾的专利增长最快,2014年相对于2004年都差不多增长了5倍。


图7 各国人工智能专利数


清华大学的统计数据如下:


图8 各国人工智能专利数(清华)


AI Index 注意到了它的结果和清华大学不同。对此,它表示其数据来源是amplified(一个专利搜索引擎),主要使用了 Cognition and meaning understanding 和 Human-interface technology 这两个区域的专利代码,不太清楚清华大学的数据来源和代码标准是什么;它同时表示,按时间来跟踪专利数量是非常困难的,并没有一个标准的统计方法。


四、中美两国政府机构哪家强?


爱思唯尔的数据显示,中国 AI 论文主要由政府相关机构产出,美国 AI 论文主要由公司产出。


图9 中国人工智能论文发表分机构情况


图10 美国人工智能论文发表分机构情况


清华大学则认为美国政府机构才是最厉害的。

图11 美国政府机构人工智能论文发表情况


爱思唯尔和 AI Index 显然都是将中科院等单位视为中国政府相关机构,中科院是论文发表大户,在数量上,一家即可秒杀美国所有的政府机构。


五、人工智能杰出人才哪国多?


清华大学的报告显示,虽然中国发表了最多的高水平 AI 论文、拥有最多的 AI 专利,但是 AI 杰出人才反而是最少的。


图12 各国人工智能杰出人才情况


爱思唯尔没有认定哪些人才是杰出的,它在附录中罗列了21位 AI 专家,来自中国的有4位,来自美国的仅1位。

图13 爱思唯尔人工智能报告附录中的人工智能专家


六、人才流动到哪里?


爱思唯尔的数据显示,中国的 AI 专家主要由国内学术界流向国内产业界和国际产业界。2013—2017年间,中国共有180位 AI 学术专家流向了国内产业界,100位国内产业专家流向了学术界,国内学术界向国内产业界净流出80人,向国际产业界净流出6人,与此同时,国际学术界向国内产业界净流入仅1人,整个国家的 AI 人才处于净流出状态。


图14 中国人工智能人才流动情况


美国的AI人才流动的数量要大很多,整个国家的 AI 人才处于净流入的状态。2013—2017年间,美国的 AI 产业界显示出了巨大的吸引力,从国际学术界净流入217人,从美国国内学术界净流入347人。

图15 美国人工智能人才流动情况


七、产研合作得怎么样?


图16 中美欧人工智能产研合作发表论文情况


爱思唯尔的数据显示,美国8.9%的AI 论文由学术机构和公司合作发表的,这些合作发表的引用影响(FWCI)平均为3.41;而中国的产研合作发表论文的比例为2.3%,引用影响(FWCI)平均为2.64。



八、各自侧重什么领域?


图17 中美欧人工智能侧重领域


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,中国更加侧重于工程技术和农业科学,美国更加侧重于人文科学和医学生命科学。


九、简评


单看清华大学的报告,很容易得出中国在人工智能上的发展已经全面领先了的结论;看了爱思唯尔和 AI Index 的报告后,又感觉中国的 AI 研究和发展还很粗放。即使统计数据本身并不作假,选择不同的数据和不同的统计标准,也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,这很正常。


笔者从微观和主观感受的角度来看,更加倾向于认同老外的报告。有人戏言,如果没有开源库,中国90%“自主创新”的高科技公司根本就不会存在。中国也有非常多踏实认真做事的科学家和企业家,但绝大多数都还在“师夷之技以制夷”。当然,以国家目前对人工智能的高度重视,完成真正的超越,让全球各类智库报告均认为中国第一,将必很快实现。


到那时,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和处理人类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呢?欢迎关注后续:《人工智能年度报告(2018):超越人类》


相关阅读